<code id="hbd0c"><nobr id="hbd0c"><track id="hbd0c"></track></nobr></code>
  • <strike id="hbd0c"><nobr id="hbd0c"><acronym id="hbd0c"></acronym></nobr></strike>
  • <pre id="hbd0c"></pre>
    1. <del id="hbd0c"></del>
      

    2. <big id="hbd0c"><em id="hbd0c"></em></big>

      您好,欢迎来到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培训中心

      所有

      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培训中心 教学成果展示

      演员打人的戏是真打还是做样子?

      日期:2018-11-01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如果被问者是经验丰富的业内人士,一口老血早已喷满屏幕。

        首先命题就模糊,问的是文戏中的肢体碰撞或掌掴推搡?还是武戏中的拳脚相交短兵相接?抛开不论,不同的剧组、导演及动作指导的设计都会不同,根据镜头的景别、演员自我要求等因素,产生了真打、收力真打、假打、借位假打等方法,经验越多运用就越灵活,是无法一概而论的。

        然而,用“因地制宜、综合利用”八个大字来结束回答估计你们是不会放过我的,那我就尽量不跑题地瞎聊吧。

       

       

        首先,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我有幸活在了一个对审美与时俱进的时代,亲身经历了某些文艺类型的进化演变。

        电影学院前,我曾于中国煤矿文工团艺校学习声乐,三年后的毕业演出,老师对我的结论是“声带条件有限,在团体里难有独唱机会,未来只能做个合唱演员。”

        当时的中国学院派审美是演唱字正腔圆、声音清澈干净,演绎歌曲时要把所有旋律都唱满,包括通俗唱法,过于个人情绪的表达都会被置于“把歌唱小了”或“不走正路子”的境地。

       

       

        如今,我最喜欢的歌手是杨宗纬,听众都痴迷他诉说般真情流露的自然,即便偶尔刻意的破音或沙哑也完全符合歌曲悲伤的情绪,与之对比,当年的方法派某些程度上变成了“假大空”;

        表演亦是,从掏心掏肺、七情上脸的“满”,进化到了敢于留白给观众想象空间的“收”;打戏,也有着它的演变过程,我就几种典型常见的打法发表些个人看法,欢迎讨论补充。

       

       

        《教父》的假打技巧

        看过《教父》的观众一定对大哥桑尼当街殴打妹夫卡洛那场戏印象深刻,由街头打进围栏、从拳打脚踢到咬手、砸垃圾桶等动作设计,让那个对女人施暴的落水狗被痛打得酣畅淋漓,也让观众对这个四处留情、杀人如麻的魔王大哥竟如此疼爱家人而改观动容。

        但过程中,桑尼的拳头在卡洛脸前数次隔空滑过,卡洛做出被打反应,肢体上的配合已近完美,但在长镜头下仍看得真切,幸得演员状态饱满,动作设计生动,使得这些穿帮无足轻重,观众完全不屑计较。

        但从垃圾桶砸在卡洛头上围栏的九十度拐角支撑处、垃圾桶盖打在卡洛胳膊上、以及桑尼踢人时高抬的膝盖,足见当时好莱坞对于这种无派系街头野斗的动作设计已有一套成熟安全的体系,只是结合镜头时出了些不小的状况。

        《暴裂无声》的动作训练课

        《暴裂无声》的动作指导是武指过《火锅英雄》的李洪彪先生,他是《老男孩》的动作指导梁吉泳先生的徒弟,在韩国的辈份应已如日中天,但这丝毫没有动摇他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在拍摄前期没有打戏工作时每天都找机会训练演员,以致我一段时间里开工拍戏收工训练,无法睡眠饱和。

        而他们的这套借位假打的训练方式,貌似让我看到了《教父》那场穿帮打戏的指导痛定思痛的悔悟成果,挥拳的角度、出拳的弧度、扫过对方嘴鼻部的大概位置,最重要的是针对镜头在拍摄时的角度、在镜头与对手面部的直线范围里、以适合的弧度完美划过拳头,完全不怕镜头移动和角度刁钻,摆拳不行就换直拳,360 度无死角完美借位。

       

       

        这就解析了《老男孩》中崔珉植那段长镜头打斗是如何真实地完成的;

        包括韩国电影里常见的踢踩蹬踹趴在地上的对手,都是用一种类似“轻拍”的技巧运用脚掌的上半部分抽打过去的,会接触到,但不会太疼,且被踢人会穿护具,看起来十分真实。

        这与《教父》桑尼的踢人技巧对比,可以说进化了一大步。

      【韩国电影《老男孩》经典打斗长镜头片段】

       

        

       

         《教父 2》的技术型“真”打

        这场戏是《教父 2》中麦克得知妻子凯堕胎时怒火中烧,一跃而起一巴掌把妻子打躺。艾尔帕西诺是名伟大的演员,这一暴起的突然性相信不止观众、连被打的女对手黛安基顿也懵了,她随后的抱头、惊讶、疼痛、受惊等状态都极其真实地展现了出来。

        但留心观察你会发现,我们的帕爷实在是名怜香惜玉的绅士,他掌掴完女演员后自己随着惯性往前跌了半步后又迅速退了回来,什么意思?

        他运用了技巧,以“推”代“打”,自己用手试试便知二者区别。而为了掩饰这一技巧,他用身体的猛冲和疾速扭转成功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手上收了的劲儿自然就“蒙混过关”了,但由于身体掩护得太好,女演员又扛不住他前冲的力量,差点儿没刹住车。而后强大的帕爷一瞬回神,继续进入规定情境表演,估计心里暗笑:“一切都在老子的掌握之中。”

        姜武老师的稳准狠

        当初得知《暴裂无声》的反派由姜武老师扮演,我非常兴奋,这是位我很敬仰的前辈。拍摄过程很融洽,他笑称我们的星座属相都合,见着就舒服。

        在拍摄“办公室大战”戏份时,一路开挂的张保民最终被昌万年用个铜的金字塔摆饰砸头而倒。

        由于这个情节是现场设定的,道具部门没有准备,只能在铜器下面沾一层软垫,但仍无法阻其硬度,镜头为彰显力度给得较紧,影像上为展现凶残也很直接,连韩国的借位大神也没了主意,后来大家心一横,砸吧!姜武老师老前辈了,手上会有数的!

        对姜武老师我是信任的,这在他的工作经验里实在九牛一毛,于是拍了一条。

        疼么?嗯,挺疼,是能接受的疼。随后监视器方向一片寂静,知道在看回放,准备休息的我们突然听到一句“再来一条”时,我后背发凉。姜武老师有些不满,质问缘由,翻译说看起来不够力时,他玩笑说要不我砸你试试?吓得翻译不敢吱声。

        于是在下一条时,我感受到了疼痛以外的东西,觉得脑仁轻晃了一下,当时恶心想吐,以为脑震荡了,随后便好了。大家一拥而上地慰问,说镜头里是砸死人了的既视感!我深知姜武老师的收劲技巧,扭头看他,他对我顽皮一笑,眨了眨眼。

        

      《暴裂无声》打戏特辑:让你感受文艺片格斗的强烈打击感!

       

        演员的自求真打

        这点相信同行们深有感悟,尤其在做电影表演时,有经验的演员大多开始想尽方法自我折磨地追求真实,我在《师父》中的师父廖凡老师在拍《心理罪》马凯坠楼那场戏时,曾要求动作组放松悬着马凯置空的威亚,让他真的在拽着一个悬空的人,以追求全身乃至气息的真实感,后导致手腕受伤,令人敬佩。

        诸如此类的例子比比皆是,证明了演员们的煞费苦心。

        关于文戏中的打人或被打,如果要来真格的,通常是在拍被打演员面部近景或特写时,这时很多演员不但要求真的被打,还希望对手不要按套路节奏,不让自己有预知,我就要求过多次。

        试想,如果像帕爷那样突如其来,自己受到的突然性刺激在大特写的景别里会极其生动,这也应了陈道明老师说过的一句话:“有时候一个好的对手,比导演重要。”

        《拳霸》的赏金真打

        最后说的这点,我也只是道听途说,之所以拿出来分享,是我受到了欲用同样方式的剧组的邀约,也就是说,即便这不是事实,也即将成为事实。

        《拳霸》让托尼贾和泰拳迅速红遍全球,当年看第一部时确实惊艳得我逢人便荐,看过的人无不称赞。

        泰拳刚猛,肘膝可为器,这在动作拍摄中是很难借位避开的,而且据说当年为了让电影的动作惊艳世界,他们采取了“悬赏式挨打法”,任何武行皆可上阵挨打,不管这条是否通过,打一次就给一次钱。

        个人觉得虽然残忍但很合理,这样让主演都敢于打人了,因为你打他是为了帮他赚取额外的费用。我就是心理负担重,拍那种真打对方的动作戏时总下不去手,总运用收劲技巧,有时能混过去,有时被看穿。

       

       

        以上,就是我对影视中的“打”的了解和感受,上述也不是绝对,现在的影视剧组关于这个主题仍是“因地制宜、灵活运用”的。

        影视始终还是服务和满足大众精神需求的艺术形式,创作者们淘汰大众不喜的,进化大众接受的,根据大众的观影需求不断变化,乐此不疲。

        所以要看什么的最终决断者,是我们自己。

        知乎/演员宋洋?

      所属类别: 新闻中心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表演培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中心 >> 演员打人的戏是真打还是做样子?
      环球彩票下载app下载|官网_首页